小草91视频

惺惺松松地睁开眼眸,在女子那宛若包涵着万千星辰的眼眸中,还有些许的迷糊。

不过很快,女子那银白色的眼眸再次清澈了起来,如那玄冰与水银共同打造的银镜。

可是没一会儿,沉睡了多天,好不容易恢复神智的女子俏脸微红,好似那天山的甘露抹上滴入淡淡的瑰红。

白玖依并没有失去那段“降智”的记忆,这就像是有人醉酒之后不会忘记自己喝醉时发生的事情一样。

而且别说是忘记了,已经是仙人境,记忆早就超乎常人不知多少倍的白玖依记得极为的清楚。

自己那一晚一不小心亲上他的那一幕。

自己紧紧勾着他的脖子的那一幕。

自己对他撒娇的那一幕。

自己握着他的手让他不要走的那一幕。

一幕又一幕清晰的不能再清晰地传入到白玖依的脑海中。

“啊啊啊……我到底是在干嘛呀……”

白玖依趴在床上,通红的脸蛋深深地埋入枕头中,将被子蒙过头,女子那修长的双腿不停地扑打着床被。

性感的孤独寂寞的女子夜拍写真

对于白玖依来说,别说是对一个男人撒娇了,当一个男人站在自己面前不足三米,自己不把他给杀了就已经是很不错了。

可是现在,自己竟然对男人撒娇……还主动亲了上去……这……

一时间,白玖依脑海中混乱无比。

可是在女子的心中,说是讨厌吗?

其实好像并没有。

或许连白玖依都没有发现,也或许是白玖依发现了但是自己却不想承认。

当些记忆一次又一次不受控制地浮现在自己的脑海中的时候,女子的心里是甜甜的,好像是喝了蜜糖一般,也像是那麦芽糖的香气,甜到掉牙了都。

可是不管如何,这也太羞人了!

对于现代的女子来说,这些事情或许是不算什么,是正常的情感流露。

可是这毕竟是古代,就算是修士,那也是保持着传统的价值观。

在白玖依看来,自己当时“降智”的那些举动,不就像是自己把整个人都交给他了吗……

“混蛋!骗子!”

虽然他治好了自己的伤,可是一想起他给自己诊治时用的那不知是什么、宛如酒浆醉人的药,白玖依就很想扑上去咬他一口!

而就在女子依旧是轻声不停地骂着(听起来更像是嗔怪)江临的时候,女子洁白的狐耳动了动,听到了门外传来的步行声。

在仙人境的感知下,白玖依很快就知道了对方是谁。

一时间,女子的心中更加的混乱了,柔荑紧紧抓着被角,胸膛中的那只小鹿好像随时都要跳出喉咙。

“咔擦……”

在门口的脚步声停下,取而代之的是开门的声音。

已经是放低脚步声的江临走进房间,关上门,揉了揉眉心,被初雪在灵窍中一阵折腾的江临头疼不已,现在都感觉脑袋还是嗡嗡的,就像是一个高爆在你身边炸开了一般。

“干正事干正事。”

稍微清醒的江临走到白玖依的床边,从储物袋中拿出了自己随身携带的药箱。

首先是给白玖依量血压。

虽然对方本体是狐狸,但既然是人形,器官什么的和人类都一样,血压值也差不多吧……应该……

量完血压之后江临再中西结合,轻柔地从被子中将她的纤柔的手腕轻轻拉了出来,手指搭在她的脉搏上。

本来就是醒着,现在不过是在装睡的白玖依察觉到对方的手指搭在自己脉搏上,脸颊就更红了。

可是自己现在是在装睡,现在醒来的话……

不行……不能醒来!

“奇怪了……药效已经过了啊,伤势也好了,怎么就醒不来了?而且怎么脉搏跳动的这么快?”

“白姑娘,多有得罪了,不过我是一个好人!”

从医疗箱中拿出一个修仙版听诊器(可以听诊灵窍的运转情况)。

江临站起身要听取她心口位置最重要的灵窍的时候,突然,白玖依的眼睛缓缓睁开……

刚好俯身的江临与白玖依那双眼眸互相对视着…….

双方的眼眸中都显示出对方的倒影……

房间之中陷入了一顿的沉默。

怎么说呢,江临确实有被吓到。

这不是废话吗?

你在给一个病人做诊断的时候,这个病人突然睁开眼睛和你对视,谁都会心头咯噔一下。

但是很快的,江临就被这一双如同浸透在冰泉中的宝石般的眼眸所吸引。

好似这双眼睛会说话一般,无形中透露出丝丝的媚意。

不过,与之前白玖依降智时那纯真可爱的眼眸相比,现在的这双眼眸虽然同样好看,但是却也带着女王般的高冷与威严,之前的那一抹天真可爱早已经被掩盖了起来。

“你……你醒了……”

江临赶紧直起身。

女子从床上坐身,目光轻轻看向江临手中的听诊器。

顺着白玖依的目光,江临赶紧放下自己手中握着的听诊器,表示自己没有半点的非分之想。

“这是医疗设备,医疗设备……”

“嗯……”

听着江临奇怪的解释,白玖依轻轻地应了一声,便没有再多说什么。

也没有什么恼羞成怒要把他一爪子拍死的模样。

房间之中,气氛好像再次尴尬了起来。

尤其是江临恢复了记忆之后,知道白玖依就是童年时和自己相依为命的那只小狐狸,现在又是白帝国国主,然后自己还是她的情劫。

重重复杂的因素夹杂在一起,江临也有点剪不断理还乱的感觉,不知从何处开始说起。

而白玖依就没有想那么多,只不过之前的种种对他依赖撒娇的场景依旧是在她的脑海间回放,她也有些不知所措。

“感觉怎么样了?”

江临感觉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实在是太奇怪了,就像是你和网上一个妹子聊得很开心,结果一面基就被禁言了……

而且最重要的是江临不知道对方记不记得她降智那段时间发生的事情。

如果记得的话,这就是黑历史啊。

对方会不会恼羞成怒一爪子拍过来?

“还好。”

白玖依淡然道。

“那,这些天发生的事情,你还记得吗?”

听着江临的话语,女孩脸颊已经红到了耳根,弯曲膝盖,在被窝中,白玖依环抱着自己,悄然转过了头,柔糯道:

“忘了……”

顶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