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蜜影视怎么进

王氏笑眯眯道,

“好孩子,你也累了,早些去歇息吧!”

这厢看着韩谨岳欢欢喜喜领了卫武去后头,一路还在问道,

“武哥,我瞧着你的功夫倒是有些套路,是跟谁学的,我们有空比划比划……”

韩氏夫妻这才想起来问女儿,

“今日是遇上了何事?”

韩绮便将今儿晚上的事情一讲,韩世峰听罢眉头紧皱,

“这事儿武哥要插手么?”

“这个……”

韩绮摇头,

“……女儿倒是没有问过他!”

不过依着卫武那性子,多半不会出手管的,似这样的事儿也不是一桩两桩,卫武见惯了这世事冷暖,骨子就是个冷心冷情的,若不是为了韩绮,只把那狗儿早就被他打死了,又怎么会为了那一家子去得罪人!

游乐园少女

韩世峰也道,

“陛下征地扩建神机营的事儿,朝中上下都是知晓的,能出这样的事儿,必牵扯到了工部,又有陛下身边的人,武哥儿还是谨慎些为好!”

他乃是老吏部如何能不明白其中的弯弯绕绕,往日里吃拿卡要倒也罢了,似这样正月里赶人出家门的事儿,确是做得太过狠毒了些!

韩绮应声道,

“父亲放心,武哥他向来有分寸的!”

韩绮自是了解卫武的,知他不会插手,便想着帮了那狗儿一家便罢了,只这事儿不是你想躲便能躲开的,该来的总是要来的!

却说过了正月十五,韩纭夫妻便要启程去广州府了,行李是早在年前都已预备好了的,又梧桐巷的宅子里也没有留人,想着韩绮不久便要嫁到梧桐巷去,便托给了韩绮让她每日派人打理。

夏文彬的任书早就下了,三月十五必要到任,因而他们也是耽误不得,十七这一日上路先去天津卫,由海路去广州府,安康伯府上众人与韩府众人到城外十里送行,夏文彬如今自觉十年寒窗,一朝为官,正是踌躇满志要一展抱负的时候,离开京师便如一朝脱的樊笼,鱼儿入大海之感,倒是没有半分不舍之情!

对着相送的夏文耀一躬到底道,

“大哥,弟弟不在,家中二老只有托大哥一人照顾了!”

夏文耀笑道,

“二弟说那里话,都是一家人怎得还这般客气,你这一去广州自己保重,多写信回来……”

兄弟二人话别一番,夏文彬又过来同徐志茂、卫武与韩谨岳话别,徐志茂笑道,

“这时节我倒羡慕起清延来了,在外头为一方父母官,想来必能大展拳脚!”

他倒是想到外头为官,只他乃是家中嫡长子,有父母在堂不肯让他远离,只能在京中谋差事了!

夏文彬笑道,

“秀山兄在内阁行走,所见所闻必是比我强上百倍,日后前途必是不可限量!”

徐志茂笑着摇头,夏文彬又向卫武施礼,卫武朗然一笑,过来一拍他肩头,却是顺手将一个信封塞入了夏文彬的怀中,

“清延兄此去一路顺风,兄弟别的不说了,只叮嘱一句,我已去信往那广州府锦衣卫千户所,那里的千户名叫纪百道,兄长过去之后,可打点一二,以后若是有起事来,也好互相照应!”

夏文彬伸手入怀一摸,便知那里头放的是银票,刚要开口推辞,却见卫武一摆手道,

“我们兄弟之间不必客套,兄长若是要推辞,便是不把我当兄弟了!”

夏文彬无奈只得收了,

“如此,多谢武弟了!”

卫武哈哈一笑,让韩谨岳上来向夏文彬行礼,

“二姐夫,外祖父和父亲都应过我,待我长到十五岁便可四处游历,届时我便去广州府寻你!”

夏文彬笑眯眯点头,

“好好!届时你给二姐夫写信,二姐夫派人来接你……”

他们这处说的笑容满脸,全是对未来的憧憬,那头韩纭却是怀里抱着韩缦,又一手一个拉了韩绣与韩缦是哭的稀里哗啦,

“姐姐、妹妹们,我这一去也不知何时能见面……呜呜呜……呜呜呜……也不知还能不能见着了!”

韩绣听得连连啐她,

“呸呸呸……你说些吉利的话儿成不成?不过就是去个三年,若是二妹夫官儿做得好,父亲便想法子将他调回京来,甚么见得着见不着的话,你可别再说了!”

韩纭只是哭,韩绣久劝无果,无奈的看向韩绮,韩绮却是凑到她耳边道,

“二姐姐去了那边,头上也无人管着,想做甚么便做甚么,岂不是快活?”

顿了顿又道,

“……广州府那边有外邦人的大船来,带来的新奇玩意儿极多,二姐姐若是瞧见好玩儿的,便写信回来告诉我,说不得还能辟一条财路呢!”

韩纭闻言哭声一滞,抬起泪汪汪的大眼瞧向韩绮,

“三妹妹说的是甚么财路?”

他们手里也没多少银子,去的地方据说也不是甚么富庶的县州,只怕夏文彬这父母官儿多半是两袖清风,有来银子的路数自然是好的!

韩绮笑眯眯道,

“这事儿待二姐姐去了那边,落下脚再说,记得要写信回来便是了!”

韩纭听了连连点头,

“自然是要写信的,至少也要五日一封!”

韩纭总算想开了,不哭了,便嚷着要抱自己那小外甥女儿,抱着韩绣刚满月的女儿,小名叫做绾绾的丫头,朝着那粉嘟嘟的小脸是亲了又亲,眼看着又要落下泪来,

“小乖乖,二姨是真舍不得你啊!”

韩绣一见忙把女儿抱了过来,

“你可打住吧!我闺女刚满月就抱出来给你送行,你若是敢对着她哭,我可不饶你!”

后头韩世峰见话也说得差不多了,看了看日头便对夏文彬道,

“时辰不早了,快些上路吧,若是错过了宿头便不好了!”

二人这才过来齐齐跪倒尘埃之中,向双方父母拜别,夏鸿夫妇与韩世峰夫妇上前扶了,夏鸿低声道,

“多余不必再讲,一切好自为之吧!”

二人应下起身,这才在众人的目送之中,上了马车缓缓离去,直到大路尽头的车马再也看不见了,王氏强忍的眼泪才流了下来,用帕子捂着脸低低的抽泣,韩世峰见状不由摇头,

“孩子这是去为官一任,造福一方,乃是好事,有何好哭的!”

王氏一面抽泣一面应道,

“老二长这般大,便没有离开过京师,那地方又热又潮,也不知能不能习惯,我这做娘的心里担心,怎就不能哭了!”

一旁夏鸿也在劝秦氏,

“有甚么好哭的,这好男儿志在四方,想当年本伯爷便想着到地方上历练一番,只遗憾一直无有这机会,如今文彬为他老子了了愿,这是高兴事儿,哭甚么哭!”

秦氏闻言泪眼婆娑的瞪了他一眼道,

“甚么好男儿志在四方,你心狠……舍得儿子,我可舍不得!”

说罢转身不理他,却是过来拉了王氏的手道,

“亲家母呀……”

王氏也拉着她的手,

“亲家母呀!”

二人哭成了一团,韩世峰与夏鸿对视一眼,有心想劝,又怕过去挨骂,只得无奈的摇头,

“真是妇人见识!”

两旁的儿女只能上前劝慰,好不易将二位母亲劝住了,只见夏鸿与韩世峰却是已笑眯眯凑到一处商量着要去何处喝酒了。

王氏与秦氏见状气得不成,却是手拉着手对二人瞪眼道,

“你们要去便去,不许带着孩子们去……”

这厢气哼哼各自上车,带着孩子们回家去了,却是将夏鸿与韩世峰二人扔在了原地,二人见状相视苦笑一声,韩世峰叹一口气道,

“幸好还给我们留了一辆车……”

说罢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夏兄,请吧!”

二人笑着相互谦让着上了车,追着夫人们的马车去了。

待到送走韩纭后,韩绮便要回书院去了,她这一回再入书院便不是学生,而是先生了,她学识不错,但年纪小,山长怕她压不住阵脚,便只让她教年纪最小的两个班,一日不过两课,比起做学生来是自由空闲许多,倒是能空出时间预备婚妆,是两不耽误。

又有夏小妹得知她如今转做了先生,倒是比她还高兴,待到二月底,韩绮做了半个月先生之后,就召了她进宫去说话。

月底是有两日休沐的,韩绮便坐了马车去宫里,韩绮如今是皇后娘娘的跟前的红人,手里有皇后娘娘的牌子,可随时入宫见驾,这厢到了宫门递上牌子去,守门的侍卫自然放行,韩绮进去见了夏小妹便跪下行礼,夏小妹笑眯眯的下来拉着她的手道,

“可算是将你盼来了,我正有事儿要问你呢!”

她的性子倒是一如既往,开门见山直奔主题,韩绮笑问道,

“皇后娘娘有甚么事,要问臣女?”

夏小妹先是挥退了宫人,只留下青砚一个在身边,拉了她到窗前坐下来,凑过来神神秘秘道,

“我的月事已是迟了十来日了!”

韩绮听得是又惊又喜,上下打量夏小妹道,

“娘娘……这话可是当真?”

夏小妹应道,

“我一向是糊涂性子,从来不记日子的,不过青砚帮我记着呢,她说是晚了十来日!”